第十一章  凶宅之夜

小说:东方传奇之寻找郭璞墓 作者:青囊有术
    拜祭了郭璞的衣冠冢后,看到天渐渐的要黑了,而且当时又是阴天,怕找不到投宿的地方,就慌不择路,快步朝着前方有几户人家的地方奔过去。

    来到一个村子边上,只见家家门户紧闭,路上也是不见一个行人。

    李二焦说:“好奇怪,这个村子有些古怪!”

    张国强问:“怎么个古怪法?”

    李二焦说:“我也说不上来,只是感觉到阴森森的,身上有些凉。”

    女孩说:“快别说了,抓紧找到住处才是。”

    可是,在这伸手不见六指的夜晚,又要到哪里去找到住处呢?

    东方白看到有一户人家屋里的灯还亮着,就走了过去。

    李二焦却抢先几步,他也不懂规矩,正经敲门的是先轻轻的敲几下,见到没有人答应才能加重了敲击声。

    而且,你不能连着敲,哐哐哐哐哐哐的敲个不停。那不是敲门,那是啄木鸟在吃虫子。

    李二焦好嘛,不仅是敲得响声大,而且还连着敲个不停,最重要的是,他是一直敲也不喊个话。

    你想呀,在寂静无声的暗夜里,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又没有人说一句话,这也够瘆人的吧,谁敢乱答应你呢?

    所以,里面的灯就一下子灭掉了。

    东方白知道他的敲门法不对头,他就近身上前,先是轻轻的敲了两下,然后又加重声音敲了两下,边敲边问“有人吗?我们是过路的,有事麻烦一下。”

    稍停了一会后,里面的灯又亮了起来。

    一个女人将门打开,她年纪不大,又是一个农家人,丈夫不在家,只带着一个小女孩在家,所以胆子特别小。

    她将门打开一条缝,探出一点头来,问道:“你们是谁?为什么来敲我们家的门?”

    女孩为了取得信任,她走上前,“大姐,别怕,我们不是坏人。”

    女人不相信,她说:“坏人也没有把字写在脸上,他自己也不会承认说自己是一个坏人!”

    东方白说:“这位大姐,我们到前面去游玩,错过了返程时间,想找个地方借住一夜,帮帮忙好吗?”

    女人一看对方有五个人,来的还不少,又是兵荒马乱的岁月,自己男人不在家,如果对方是坏人,打劫自己家里那可怎么办?

    她说:“我这里地方太小了,也住不下你们这么多的人,前面有一个空着的大院子,里面屋子很多,你们到那里去住一夜吧。”

    他们听到了,刚要转身走,就听到那女人的小女孩说:“妈妈,那里不是闹鬼,不能住人吗?”

    女人怕他们听到,又来麻烦自己,马上制止说:“小孩子家家的,不要乱说。”

    女孩却听到了,她回过身来问:“小朋友,那里怎么了?告诉姐姐?”

    小女孩看了看妈妈,想了想,还是把话说出来了。

    小女孩说:“那里不干净,住过几次人,都被闹走了!”

    张国强听了有点害怕,“要不咱们再去别处找找?”他怯懦的说。

    东方白是主心骨,他说:“天也黑了,家家都没亮着灯,到哪里去找?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就去那里。”

    一行人来到这个大院子前,因为天黑,又寂静无声,更显得这个院子有点阴森恐怖。

    它静静的矗立在那里,好像是一个怪物伏在那里,随时准备要吞噬掉那些到口的猎物似的。

    李二焦拿出了手电筒,四处照了照,房子虽然有些破落,但是格局还不小,一看过去就是一个大户的人家。

    今天的天怎么这么黑呢?阴得让人发闷!唐天顺说。

    女孩随时都保持着警惕,她说:“我们先把这里通通都检查一下,没有问题了再打扫住处。”

    大家都各自拿着一把手电,从外向里一点点的检查。

    不看还好,东方白仔细一路看下来,发现还真的是有大问题。

    他提醒大家说:“晚上都要小心些,这里还真有点邪门!”

    女孩问:“有什么问题吗?”

    东方白解释道:一般的房子都是坐北向南,或是坐西向东,都是为了采纳阳气,建筑学上来讲就是光线充足。

    而这间房子呢?坐东向西,不见早上初升的太阳,也不见中午最光明时的太阳,而是面对着落日的方向,阴气极重。

    李二焦不耐烦的说:“你就说有什么问题!”

    东方白道:这所院子共有二进,前一排是有四间房屋,四是谐音“死”。后一排有六间房屋,六是轮回之数。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第二排房子走到房间的尽头,又有一间弯转过去的房子,好像是一个人在踢脚的形状。

    这就是属于大凶的格局,必定有人死在此内。

    唐天顺问:“先生,这是怎么判断出来的呢?”

    东方白答:本来是面向西的房子,忽然又向南转了一下,像一个弯曲回来的镰刀头,也像是绳索。

    房子坐东向西,背靠是东方,东方在八卦中是震卦位,表示绳索。

    最后,东方白总结道:“表明这里,曾经有人上吊自杀过”。

    李二焦有些又困又累,他说:“别管那么多了,快点收拾一下早点休息吧!”

    天又黑,路又不熟,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们收拾出四个房间,女孩自己住一间;李二焦没人愿意和他住,也是单住一间;东方白喜欢睡觉之前打坐,也就自己住一间;唐天顺和张国强,他们两个在遇到东方白之前就已经熟识了,所以共住一间。

    东方白在静坐了一会后,刚睡下不久,还没睡得很熟,就被吵醒了。

    原来是李二焦在吵闹,他在胡乱的骂着。

    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是睡在床上好好的,可是觉得身上凉冰冰的,就这样被冻醒了。

    他一看,顿时傻住了,睡的时候还是在屋子里的床上,可是现在为什么却是在屋子外面的地上呢?

    张国强和唐天顺闻声也出来了,张国强又开李二焦的玩笑:“焦急,你是不是梦游了?怎么会睡在外面?”

    李二焦不服气,“别胡说,我从来就没有过梦游的毛病!”

    东方白表情严肃:“不是梦游!”他仰头看着天说。

    女孩也抬头向天上望去,“天狗食月了!”

    要说有时人不走运,那真是喝口凉水都塞牙,本来就是住在荒凉的老宅,恰又逢这天夜晚有月全食。

    那个月亮,光辉正一点点的被蚕食掉,慢慢的露出一团黑圈挂在空中。

    东方白心中暗想“不妙”!

    荒凉的老宅,又逢极阴之时,这是要出事的节奏呀!

    “小李,你是不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的?”东方白看着刚才睡在室外地下的李二焦问道,他似乎有些明白了。

    李二焦答:“我爹说他常年下墓,阴气重,我也有这个毛病,是纯阴的八字。”

    东方白说:“难怪她会选择动你!”

    他们回到屋子里,这下子所有人就都挤在了东方白的房间,似乎是这里才是安全的。

    这时候,点燃的蜡烛灯光忽然一闪一闪的,似乎要是灭掉的样子。

    张国强很是紧张:“那东西不会出来吧?”

    正说着话,东方白放在桌子上的书竟然又一页一页的翻动起来,就好像是暗中有一只无形的手在翻看。

    李二焦说:“这么邪性!竟然还敢翻书,难道是一个识字的爱书鬼?”

    东方白说:“不要怕!有我呢?对付赵有涯他们人我不行,对付这类的我在行!”

    说着,东方白从自己的包中拿出一个像是泥巴做的像来,放在桌子上。

    李二焦一看就急了,“咱用别的法术行吗?你怎么又拿出一个更可怕的?那东西虽然是捉弄了我,可是她也不让我看见她,眼不见为净,你这个倒好,拿到面前吓唬我!”

    东方白拿出来的是什么呢?

    原来是一个用药泥加上舍利等灵物做的小立像,西藏是叫做“擦擦”。

    只见那泥上面印有一对骷髅,一个大点的,一个小点的。

    他们都是一只脚站着,脚底下踩着一个白色的海螺,另一只脚曲回着抬起来。

    大一点的骷髅,一只手拿着带有一个骷髅头的木棒,另一只手端着一个盛满鲜血的头盖骨碗。

    女孩也看不惯,“这是什么呀?这么凶恶!”

    东方白答:这个叫做“尸陀林主”,他们专管尸林中的各种孤魂野鬼,所以又叫“墓葬主”。

    过去,藏地的修行人为了克服对死亡的恐惧,有时候要一个人夜晚到墓地去静修,这类人叫“古萨里修法”。

    为了不会招惹鬼怪,上师们就传下来这个护法,那个大的管男鬼,小的管女鬼。

    说完后,东方白结了一个手印,口中念了一通大家都听不懂又记不住的咒语,用手印指了一下那个像。

    “可以了,大家都放心回去睡吧,保管一觉睡到大天亮!”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