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女配一心修仙 > 第二十四章 做人要以和为贵

第二十四章 做人要以和为贵

    林氏三兄妹被绑着,裴如昔一心修炼,树林里静悄悄的,大家看似认真地打坐,没有谁发出噪音。

    督促众孩子修炼的先生在树林里走了一圈,忽略林氏三兄妹的央求表情,给了来到树林的苏虹一个眼神。

    苏虹会意,代替他留在树林。

    先生去见了族长夫人,将裴如昔和林氏三兄妹的冲突如实叙述,询问族长夫人是否把绑在树干上的林氏三兄妹放下。

    “人不是你绑的,你用不着管这事。”

    “林六是林氏族长的嫡女,万一林氏族长质问……”

    “欺负林六的不是我们。裴如昔敢欺负林六,林氏族长会告诉她什么人是不能惹的。”

    族长夫人问:“小容的心情有没有好转?”

    先生说:“裴如昔似乎有办法知道哪里适合修炼,我两次要求她让出位置,小姐脸上见了笑,可见是高兴的。”

    族长夫人若有所思:“小容喜欢看裴如昔受气?你回树林去,把林氏三兄妹放下,把裴如昔斥责一番,惩罚她在树林外修炼。”

    先生迟疑:“裴氏老祖宗疼爱裴如昔,裴如昔的父亲也很宠溺她……”

    族长夫人说道:“裴向荣不会跟我们计较的,你放心责罚。裴向荣要问责你,自有我替你担着。”

    于是,先生回到树林,遵从族长夫人的吩咐放下林氏三兄妹。

    他没有跟裴如昔打招呼,灌注了灵力的手抓住水绳一扯,水绳化作水滴落下,浇灌了树根。

    林六恢复自由,连忙指了指自己的喉咙,请先生解开裴如昔的禁言术。昨天的禁言术她用了两刻钟才冲破,今天的禁言术更强,没有三四刻钟冲不开。

    先生修为高,解开禁言术易如反掌,可他解了一次,林六还是说不了话。他又解了两次,林六总算能张开嘴说话了。

    也许是对裴如昔的恨意太深了,林六能说话后,第一时间要求先生严惩裴如昔。

    裴如昔在先生碰到水绳时醒来了,静静地看先生给林六解禁言术。

    听到林六要求严惩自己,她说:“你和你哥哥欺负我,我反击,这没有任何不妥。”

    “你被欺负了,应该找我。”先生第一次见识裴如昔这样早慧的孩子,语气还算客气,“你找我,我会阻止别人欺负你。”

    “说得是。”裴如昔被先生说服了,“他们欺负我,我不该越过先生把他们绑在树上,我做了,我要受惩罚,我认了。可他们欺负我也是错的,请问先生如何惩罚他们?”

    “你……”林六气坏了,“你都把我们绑在树上了!分明是你欺负我们!”

    裴如昔没有理她,眼睛注视着先生。

    先生是亲眼看到她反击林氏三兄妹的,顶着她的压力说:“你已经惩罚了他们。”

    裴如昔说:“先生罚我,我绑起他们便不算惩罚。”

    先生不想跟她较劲,说道:“你去树林外修炼,明天上午你可以回到树林里。”

    裴如昔明白了。

    先生偏袒林氏三兄妹。

    他看到她把林氏三兄妹绑在树上,装作没看到她被林氏三兄妹欺负。

    跟这样偏心的先生讲道理是讲不通的,还是动手吧。

    裴如昔扬手,两个法术眨眼间放出,快得先生来不及阻止。

    林六被禁言术击中,失去声音,整个人被水绳拉到树干上绑住,怎么挣扎也挣不脱。她的两个堂哥没有被先生放下来,还在绑着,省了裴如昔的事。

    裴如昔说:“禁言两个时辰,绑一个时辰。”她礼貌地向先生见礼,“我去树林外面修炼了。”

    “站住!”先生非常生气,满脸怒色地说道,“裴如昔,我命令你立即把林六三兄妹放开,立刻解开他们的禁言术!这里是学堂,不是你家,由不得你乱来!”

    “我不能乱来,先生便能乱来了?”裴如昔问。

    对于先生的命令,她毫不犹豫地说:“我拒绝!我和他们都有错,先生惩罚我,他们必须受到惩罚!”

    先生见她不知悔改,一道灵力打出去,要将她也绑在树干上,不许她说话。

    裴如昔避不开先生的攻击,果断激发了防御法器,将打来的灵力挡住。先生知道他奈何不了她,不再攻击,任她走出树林,转过身给林六解绑。

    但是,他扯不断绑住林六的水绳,也解不开林六的禁言术。

    他看向在树林外修炼的裴如昔。

    裴如昔仿佛不受他偏心林氏三兄妹一事影响,神色平静,没有怨恨,也没有嘲讽。

    这是裴氏宗族的天才,生来早慧,拥有七度水灵根。

    她在两年内修炼到炼气五层,十多年后,她也许会成为强大的筑基修士。

    先生想到四十岁才修炼到炼气十层的自己,隐隐后悔答应族长夫人责罚裴如昔,若是裴如昔记仇,以后找他算账,族长夫人可能护不住他。

    “嘻嘻嘻……”

    “嘻嘻嘻……”

    细碎的笑声像是老鼠在叫。

    先生闻声望去,看到裴成烈和阿宝。

    两个男孩挨着坐,朝他挤眉弄眼做鬼脸,做口型:

    “解不开水绳是吧?

    “真没用!”

    先生看清口型,脸变成了铁青色,两个定身术打过去,裴成烈和阿宝登时动弹不得。先生传音说道:“不敬长辈,定身半刻钟。”

    收拾了两个不专心修炼的男孩,先生看了看苏倾容,想知道责罚裴如昔能否取悦族长和族长夫人的掌上明珠。

    在他看去的同时,苏倾容感觉到他的目光,不是很高兴地看了他一眼。

    她确实乐见裴如昔倒霉,可是先生欺负裴如昔,她觉得先生的处事欠缺公平,让她反感。

    重生了,一切都变得不同了。

    苏倾容心想:前世这个先生还是挺不错的一个人,今生再看他,他和那些汲汲营营的人没有什么区别。

    先生不知苏倾容的想法,因取悦苏倾容失败,他决定向裴如昔低头。

    做人应该以和为贵,裴如昔前途无量,和她交恶百害无一利。

    务实的先生走向裴如昔,发现她在身外划了三道禁制防止被打扰,愣了一下,抬起手触碰其中一道禁制。裴如昔结束修炼,面无表情地看着先生,充满了修炼遭到打扰的不悦。

    “您又有什么事?”她先开口。

    “先生仔细寻思,认为自己的处事有失公允。”先生堆笑,“裴五小姐,我很抱歉。”

    “哦。”裴如昔态度冷淡。

    “请裴五小姐接受我的歉意,原谅我的错。”先生忍痛送出一颗普通聚气丹。

    裴如昔不懂先生为什么向她认错,说:“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先生干笑一声,道:“昏了头,请裴五小姐莫要见怪。”

    他将丹药往裴如昔的方向送了送,请她收下。

    裴如昔知他有意补偿,收下聚气丹,道:“先生,这种事一次就够了。”

    先生松了一口气,道:“裴五小姐宽容大度,多谢你体谅。”又拿出一颗普通聚气丹,“能否请你解开林小姐和她哥哥的水绳和禁言术?”

    裴如昔问:“我解开了,能回树林里修炼?”

    先生迟疑着:“……这个怕是不能。”

    裴如昔说:“那就算了。”

    她没有收下丹药,先生想了想,没有强求。

    他回到树林里,弹指解开裴成烈两兄弟的定身术,又看了一眼苏倾容。看到苏倾容面露不屑,先生煞是心累地揉了揉太阳穴。

    小女孩子真难伺候。

    眨眼间一个下午过去了,裴如昔等孩子结束了修炼,各回各院吃饭。

    先生饿着肚子去见族长夫人,说道:“我偏袒林氏三兄妹,小姐略有抵触。”

    族长夫人笑了笑,温柔地说:“她是个善良的孩子。”告知先生,“你处事尽量公允,做不到公允,便不要叫她看见。”

    先生应是,饿着肚子走了。

    族长夫人思量片刻,去和丈夫孩子吃饭。他们一家一直一起吃饭,极少分开吃,吃饭要一起吃才香。

    ……

    ……

    裴如昔的住处,梁佳楠坐在桌子前,拉着女儿的手问:“昔昔,你今天过得怎么样?”

    裴如昔把先生补偿的聚气丹递给母亲,丹药里的燥热之气她抽出来了,“这是先生给我的,他处事不公,请我体谅他,我体谅了。”

    “如何不公?”裴向荣站着,亲自把食盒里的饭菜拿出来,一样接一样地摆桌,“他欺负昔昔了?好大的胆子!”

    “欺负我的人是林六,林六是林氏族长的女儿。”裴如昔说,“她会找她阿爹告状,我希望阿爹不要屈从她的阿爹,阿爹能做到?做不到不要紧的,我不会怪阿爹。”

    论修为,裴向荣不及林氏族长。

    论权势,裴向荣还是不及林氏族长。

    可惜裴如昔的体谅在裴向荣听来就像激将法,他不肯被裴如昔轻视,拍着胸膛扬言道:“昔昔不要瞧不起阿爹,阿爹才不会害怕林氏族长!”

    话音落下,梁佳楠握住他的手,笑道:“夫主别逞强。”

    裴向荣感动地握住了梁佳楠的手,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低声道:“爱妻这般体谅我,我不忍心叫爱妻失望,还是顺从爱妻的意思害怕一下林氏的族长吧。”对裴如昔说,“阿爹不逞强了,阿爹待会儿就带昔昔去林氏祖宅。”

    裴如昔傻傻地望着阿爹,被阿爹出尔反尔的速度惊呆了。

    闲话不多说,一家三口吃过晚饭,乘车去林氏祖宅见林氏的族长。

    林氏族长刚知道林六在苏氏学堂受到欺负,裴向荣请见他,他没好气地说:“晾他几个时辰再跟我提这事。”

    下人送上一个玉盒:“族长,这是裴氏长老的礼物。”

    林氏族长打开玉盒一看,里面是码得整整齐齐的灵石。

    一共五百块灵石,裴如昔数过灵石的数量,灵石也是她码的。但她和裴向荣、梁佳楠还是在林氏偏厅里等了半个时辰,才等到姗姗来迟的林氏族长。

    裴向荣丝毫怨言也无,笑盈盈地迎上去,夸赞林氏族长的话不要钱似地说了一堆,把林氏族长捧得眉开眼笑,答应不会跟裴如昔计较。

    学堂开课的第二天早上,林六跑到裴如昔面前,得意地说:“知道错了吧?我阿爹比你阿爹厉害,就算你能一个打两个,你也没有本小姐厉害!”

    裴如昔不说话,当着她的面掐法诀。

    林六定睛一看,又是禁言术?!

    阿爹不在,堂哥们打不过裴如昔,林六闭嘴,聪明地选择了溜之大吉。

    裴玉夏不给面子地大声嘲笑她:“哈哈哈哈……林六你不是找事吗?怎么跑这么快?”

    林六恨恨地瞪她,说:“你嘲笑我,我告诉我阿爹!”

    奈何林六的阿爹日理万机,没空搭理林六。

    裴玉夏得知林六告状无果,少不得又嘲笑她一回。

    课室里,苏倾容听着裴玉夏跟林六吵,习惯性地看了一眼认真看书的裴如昔,想起前世辜负她的裴如昔,暗忖:“她嫉妒心那么强,为什么她还不来针对我?”
新书推荐: 华娱之一个导演的诞生 偏执大佬的情敌遍布全网 我能无限签到 神豪从无限签到开始 倾城侠女斩妖除魔记 工业革命奇幻事件薄 快穿极品人生 暴君的小皇后她超甜的 重生替嫁小绣娘 夫人她又美又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