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裴向荣造下的孽

小说:女配一心修仙 作者:程有
    李来财的杀意隐而不露,可是她有着筑基修士的敏锐感知,他的企图瞒不过她。“柳兰芝”也动了杀心,无论李来财是不是李解语的弟弟,他都要死。

    想害自己的人,宁可杀错也不能放过!

    她的阴狠神色映入裴如昔眼内,裴如昔静默片刻,说:“他认出你了?”

    “柳兰芝”思考着杀掉李来财的最佳方式,道:“他倘若认出我,那么他更应该舍去性命陪语儿。”催促裴如昔,“还不动手?”

    裴如昔望向售车外的李来财,他在用眼角余光窥视兽车,小心地不与她对视。

    当她放开修士的感知,能清晰听到他的心跳频率比正常情况快,能清楚看到他的毛孔渗出一丝丝的汗,还能读懂他的紧张情绪和压抑的兴奋感,以及深藏在他心里的仇恨、杀意与犹豫。

    他仇恨“柳兰芝”,他的杀意指向“柳兰芝”。而“柳兰芝”今天第一次和他见面,他的仇恨和杀意从何处来?

    裴如昔说出结论:“他可能认出你是我的阿爹了。”

    “柳兰芝”看着她,嫌她做事磨蹭,杀个人也不干脆。

    她看着“柳兰芝”,道:“阿爹,李来财视你为仇人,视我如路人。”

    “柳兰芝”的表情登时沉了下来,尖锐地质问:“所以你坐视我被他弄死?裴如昔,老子真心对你,你用这样的狼心狗肺回报你老子?”

    裴如昔没有坐视“柳兰芝”被李来财弄死,“柳兰芝”的指责无法触动她的心,她说:“阿爹,你失态了。”

    “呼——”

    “柳兰芝”也意识到质问的语气太激动,闭目深呼吸数次,睁开眼睛说道:“昔昔不要把阿爹讲的气话放在心上。柳兰芝是疯子,阿爹被她的身体影响,讲话不过脑。如有伤到昔昔之处,还请昔昔体谅。”

    她朝裴如昔笑,略显讨好。

    裴如昔感觉到她的不甘和憋屈,没有笑回去,转移话题道:“阿爹,李来财或许对你起杀心,但他不一定会下杀手。他的米铺依靠着他外甥才能在锦坊开下去,你是他外甥的父亲,害死你弊大于利,透露你的现状同样弊大于利。”

    “万一他什么都不顾,一心杀我呢?”裴向荣问,“万一他今天不杀我,明天杀,或者后天杀,我难道要天天防着他?”

    受困于凡胎浊骨中,失去修为和实力,裴向荣的身心充满了不安,急于铲除所有看得到的威胁。

    他的心态裴如昔能猜到,她从储物袋里拿出墨和白纸,用法术化墨条为墨汁,将墨汁泼在白纸上。墨汁变成一个个端正工整的黑字,洋洋洒洒七八页,被递到“柳兰芝”面前。

    “柳兰芝”:“这是什么?”

    裴如昔道:“清静经。你自己说的,你受到身体的影响,识海中杂念丛生,需要清静。”

    “柳兰芝”无语。

    片刻,她接过《清静经》默默地看了起来。

    昔昔是裴向荣的女儿,需要裴向荣庇护,裴向荣陨落了于昔昔有百害而无一利。“柳兰芝”静下心思索,认为昔昔是最值得她信任的人,劝说自己给予昔昔信任。

    兽车不紧不慢地向前行驶,李来财骑着马不紧不慢地跟随兽车,与兽车一同回到白石镇。“柳兰芝”答应去他家做客,车夫将车赶到他家门口,吆喝一声:

    “小姐,到地方了。”

    李来财下马,殷勤地请裴如昔和“柳兰芝”进老宅。

    他的妻子儿女在落霞城,老宅交给仆人打理,偌大的宅子空荡荡的,墙角可看到青苔和零星几根杂草,空气潮湿,残留着春日的寒意。

    裴如昔不喜潮湿,弹指一挥,多余的水分化作露水落入大厅前的天井。

    李来财把她的举动看了个正着,衣袖下的手攥紧,心在杀掉裴向荣给姐姐报仇和暂时容忍裴向荣之间挣扎,难以下定决心。

    姐姐是他的至亲之人,也是他的大恩之人,他铭记姐姐的好。

    四年前姐姐仓促患病去世,李来财悲痛不已,未深思身体健康的姐姐何以患上修仙家族治不好的病。随着悲痛逐渐淡去,李来财无意间想到姐姐的去世不简单,怀疑梁佳楠是害死姐姐的凶手,一度想买通裴氏祖宅的仆人给梁佳楠下毒。

    但梁佳楠的受宠程度不及他姐姐,梁佳楠有什么本事绕开裴向荣害死李解语?

    就算梁佳楠有本事,裴向荣这样的精明的人肯定猜到她害死李解语,不会不责罚她……

    李来财用去三年追寻姐姐去世的真相,锁定唯一嫌疑人:裴向荣。

    这个仇人是姐姐的夫主,是外甥的父亲,是凡人倾尽全力亦无法战胜的筑基修士。

    怎么杀他?

    应该杀他吗?

    李来财吩咐仆人招待裴如昔和“柳兰芝”,自己走进暗室,捂着脸哭泣,痛恨自己贪恋当前的安宁生活,不敢给受害的姐姐报仇。

    暗室和大厅隔着两个房间,李来财的哽咽声很小,却瞒不过听力灵敏的裴如昔,也瞒不过神识可以外放的“柳兰芝”。裴如昔凝视着杯子里的茶汤,“柳兰芝”如坐针毡,既想离开李解语姐弟的老宅,又恨李来财婆婆妈妈。

    想杀她,麻利点动手不行吗?

    少顷,“柳兰芝”起身,对裴如昔道:“昔昔,我们去把该给的补偿给了。”

    裴如昔无所谓,向仆人说明原因,和“柳兰芝”走出李家老宅。车夫是裴向荣的心腹手下,一位炼气六层的护卫,寸步不离裴如昔和“柳兰芝”。

    李家老宅在白石镇西边,去世护卫的家在白石镇东边,裴如昔来到门口挂着两个白灯笼的院落前,用眼神示意“柳兰芝”敲门。

    “柳兰芝”听话的敲响门,敲了一次没有回应,又敲了一次。

    “谁呀?”

    屋里传出嘶哑的声音,似乎是个老妇人。

    “柳兰芝”禀明了来意,过了一会儿,门被打开了,门里站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孩子,孩子身旁是个端着一盆潲水的老妇人。

    老妇人想把潲水泼在来人身上,瞧清楚来人是一个孕妇和一个小姐,她冷哼:“就是你们害死我闺女?滚远点,不然别怪我跟你们不客气!”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  |  小说推荐  |  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都市言情  |  历史军事  |  网游竞技  |  科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