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流下悔恨的泪水

小说:女配一心修仙 作者:程有
    珍宝楼的二阶符箓比三阶多,裴如昔选了二十张符箓,十张攻击十张防御,一共花掉六百块灵石。掌柜笑得见眉不见眼,将她送到珍宝楼门口,还想要她的传讯符,以便联系她。

    他极擅长说话,裴如昔被哄得差点给他传讯符。

    幸好她在掏出传讯符时想到了推销电话,怕掌柜天天发放广告,手一伸便把传讯符塞了回去。

    这让掌柜好不失望。

    裴如昔回到家中,坐在书案前沉思。

    林永森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不算了解,该如何保证他一定会被她杀死呢?他想对付她,尚且找裴金凡试探她实力;她想杀掉他,不能一点准备都没有。

    次日,裴如昔出现在莲花缸里,静静地观察林永森。

    此人戒心重,卧房和书房都不允许仆人进去,也不喜欢被仆人伺候。每天清晨,太阳还没露面,他就在养着锦鲤的水池边吐纳灵气,修炼很勤奋。他还是林氏族长的心腹,林氏族长让他做什么他便做什么,从无二话。

    在裴如昔观察林永森期间,裴金凡几次找机会试探她的实力。

    她知道他和林永森勾结,无论他如何挑衅,一概置之不理。

    转眼间,“柳兰芝”肚子里的孩子准备呱呱坠地,裴如昔暂停观察林永森的日常,把注意力转移到“柳兰芝”身上。

    “柳兰芝”马上就要生孩子,摸着圆溜溜的肚皮,心情极端复杂。

    她仿佛有些害怕,跟裴如昔说道:“昔昔,我不想生孩子。你看的书多,有没有办法把我的身体换回来?孩子是柳兰芝怀的,让她来生才对!”

    裴如昔没生过孩子,不知道生孩子是什么体验,安抚道:“不要害怕,阿娘生我时一下子就生下来了,我相信你也能轻松生下孩子的。”

    “柳兰芝”幽怨:“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不怕生孩子,我把身体给你,你来生!”

    裴如昔拍了拍她的肩,道:“我记得阿爹说过,没有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完整,请加把劲做一个完整的女人吧。”

    “我不是女人!别跟我说这个!”“柳兰芝”恼怒。

    “女人与男人唯一的不同是身体结构,你用着女人的身体,你便是女人。”裴如昔用灵力探了探她的孩子,望着她笑,“也许你肚子里的孩子是九度天灵根,生来聪明绝顶,远胜于我。你不愿意生,你会失去一个你期待多年的宝贝儿子。”

    甭管“柳兰芝”对生孩子这件事是多么抵触,时辰到了,她照样要老实生孩子。

    修仙家族没有男人不能进产房的陈规陋习,“裴向荣”守着喊痛的“柳兰芝”,梁佳楠不好和“裴向荣”一起旁观“柳兰芝”生孩子,便与裴如昔候在产房外面。

    生孩子的过程裴如昔前世在书本上见过,听着“柳兰芝”的喊痛声,她说:“芝芝可能太紧张了。”

    梁佳楠笑:“没生过孩子,自然是紧张的。我生你那会儿也紧张,生下来就不紧张了。”

    母女俩聊了一会儿,裴如昔说:“阿娘,器坊最近是不是没有事情做?你这半个月一直在家里,炼器的手艺不会生疏吗?”

    “会的,可是我两个月没有炼过法器了。”梁佳楠说,“器坊缺乏炼器的材料。你去年送我的蛇骨和蛇鳞是二阶材料,他们觉得我没有炼制二阶法器的能力,要求我交出材料,不要把材料浪费掉。”

    “不浪费材料哪里能炼制二阶法器?”裴如昔听出梁佳楠受到器坊排挤,看向产房,“阿爹想得多做得少,忌惮这个又忌惮那个,依靠他肯定会活得很累。”

    梁佳楠深以为然:“他叫我去器坊,我没去,我现在在家修炼,日子过得比去器坊悠闲多了。”

    产房里,“柳兰芝”扯着嗓子叫了一会儿,发现肚子不疼,闭了嘴。

    她躺在床上,“裴向荣”握着她的手,脸上蒙着一层汗,紧张得像是他在生孩子。

    “柳兰芝”感受着肚子里的变化,抱着最后的希望问“裴向荣”:“我们真的不能换回来吗?你说你愿意把命给我,为什么你不亲自生孩子?”

    “没办法换回来……”“裴向荣”的神情是沮丧的。

    “你在骗我吧……”“柳兰芝”望着屋顶,目光涣散了一会儿,抓住“裴向荣”的手臂撒娇般摇了摇,“把身体换回来嘛,你肯换回来,我事事听你,什么都是你说了算!真的!我发誓!”

    “那就请芝芝先听我一回,别紧张,别害怕,把孩子生下来。”被撒娇的“裴向荣”异常坚定,“你这么有本事,生孩子不难的。”

    “呜呜呜!我太艰难了!”“柳兰芝”不禁流下悔恨的泪水。

    为什么她要招惹柳兰芝这个疯子!

    梁佳楠既是炼器师,又是裴如昔的母亲,她守着梁佳楠安心地过日子不好吗?为什么她要养柳兰芝这种空有美貌甚至背叛她的外室!

    可惜,悔恨的泪水流得再多也无法让“柳兰芝”逃过亲身生孩子这一劫,她开始疼痛,这疼痛又如潮水,一重接着一重,让她被汗水湿润了鬓角。

    等到阵痛过去,她感觉到温热湿润的液体从身体流出来,心又害怕了,难道是大出血?

    稳婆瞧了瞧,说道:“是羊水破了,莫要害怕,你不会丢命的。”

    产房外,裴如昔坐在小凳子上,支起双手撑着脸,听产房内传出来的动静,一边听一边和梁佳楠话家常。

    “你说阿爹经过这一遭,以后会不会收心?”她问。

    “得看他害怕的程度有多深。”梁佳楠说道,“他还有别的外室。柳兰芝要求他把外室全部打发掉,他似乎照着做了。那些外室有要钱的,他给钱;有要房子的,他给了小院子;有个想嫁人的,他也给了嫁妆把人嫁了。”

    裴如昔略感意外,“我觉得他会要求他的外室终身不嫁,没想到我低看他了。”

    梁佳楠说:“你阿爹其实是个好夫主。我遇到他后,他给我吃穿用住,每次来看我都会带礼物。我想学认字,他请先生教我;我不懂礼仪规矩,他也请婆子教我……”

    说到这里她笑了一声,讲起另一件事,“我小时候得到一个穿着衣服的木偶娃娃,我嫌娃娃的衣服不好看,给娃娃做了几套衣服,还给娃娃换了发型。”

    裴向荣请先生教她认字,请人教她规矩,心态大约跟她给娃娃做衣服、换发型差不多吧?只是,不论他心态如何,他对她好是无法否认的事实,她会报答他的。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