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苦在心里说不出

小说:女配一心修仙 作者:程有
    “聪明”不是酱油或糖,怎么沾?

    裴如昔想告诉芝芝不要迷信没有依据的说法,可是她这辈子生活在修仙世界,很多事没法用科学解释。或许聪明真的可以沾?

    应芝芝的要求,裴如昔抱起孩子逗了逗,遭到婴儿生理性的吐奶攻击。她眼也不眨地甩出避尘术,将即将弄脏衣袖的奶处理干净,婴儿嘴边的口水和奶渍也解决了。

    芝芝坐在架子床里,苍白着脸,问她:“昔昔,你觉得这个孩子聪明吗?”

    这好像是个不好回答的问题……裴如昔说:“才出生的孩子,看不出他是否聪明。”

    她不喜欢小孩子,把孩子放回芝芝身边,道:“我要去鱼塘喂鱼了。”

    芝芝叫她:“昔昔。”

    裴如昔望着她,眼神透出疑惑。

    “给你的弟弟取一个小名,要是他有灵根,他的大名也由你取。”芝芝看向皮肤变白了一些的孩子,提出要求。

    “不想取名。”裴如昔想也不想地拒绝,“你是孩子的娘,他叫什么理应是你决定。”

    “我是他的阿爹!”芝芝身体里的裴向荣强调道,“你是我的孩子,他也是我的孩子,你们是姐姐和弟弟,你要照顾弟弟,保护弟弟。”

    “抱歉,阿爹的孩子太多了,这个孩子和别的孩子没有不同。”裴如昔说,“阿娘和阿爹生下我,养我长大,保护你们是我应该做的事情。至于阿爹的孩子,他们于我没有生养之恩,我不欠他们。阿爹要求我照顾他们、保护他们,这很过分,我不愿意遵从。”

    也许是她的回答出乎裴向荣的预料,他的目光回到她身上,神情复杂地道:“不要有这样的想法,你和你的兄弟姐妹是一家人,我希望你们和睦相处。”

    裴如昔说:“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尚且有矛盾,何况同父异母乎?阿爹的孩子对我好,我回以同等的好,反之亦然。”

    她走出房间,正好见到梁佳楠迎面走来。

    母女俩互相交换笑容,裴如昔去喂鱼,梁佳楠敲门,走进芝芝的房间。

    梁佳楠问:“你还好吧?”

    芝芝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说:“不太好。”生孩子那么辛苦,昔昔那么不听话,她好不了。

    梁佳楠执起芝芝的手探脉,得出结果:“身体没有不好。”

    芝芝告状道:“你的女儿又在惹我生气了。”

    梁佳楠的心倾向裴如昔,道:“昔昔很少惹我生气,你生她的气,错的不一定是她。”错的可能是你。

    芝芝听出梁佳楠未说的话,注视着她美丽的脸,眼睛眯了眯,疑心梁佳楠知道裴向荣的神魂在柳兰芝的身体里面。

    裴如昔能发现“裴向荣”的变化,梁佳楠如何看不出此“裴向荣”非彼裴向荣?

    她装作不知梁佳楠在假装,移开脸说道:“昔昔是你的女儿,你给她的评价自然是怎么好怎么说,我不能信你。”

    梁佳楠直白地说:“我不关心你信不信,横竖你欺负不了昔昔。”

    如此实话伤害了芝芝脆弱的心,她捡起床里的小枕头砸梁佳楠,恼羞成怒:“你不说话没有人当你是哑巴。”

    梁佳楠接住枕头并丢了回去,道:“别砸回来,我不是来和你玩游戏的。”

    嗟!我拿枕头打你,你当我跟你玩?!

    芝芝被气得头顶冒烟,指着门口说道:“你出去,我不要见到你!”

    欺负她的梁佳楠哈哈笑,倾身探入床里,强行摸她的脑袋,说:“我是夫主的正妻,你做夫主的外室,只有我愿不愿意见你,没有你不想见我,懂?”

    芝芝:“……”老子是你的夫主,懂什么懂!

    头就在梁佳楠的手掌之下,芝芝怕梁佳楠恶向胆边生,会一巴掌拍死自己这个背着她养外室的夫主,相当认得清形势地吐出一个字:“懂……”

    梁佳楠又摸了摸她,含笑说道:“你懂,你要学乖,别激怒我,也别惹恼昔昔。不然……”

    不然我会被你拍死吗?

    芝芝苦在心里,满腔辛酸说不出口,委屈极了。

    龙游浅水遭虾戏,昔昔趁她没有修为欺负她,阿楠也有样学样,她究竟要等待多久才能变回强大英俊的裴向荣?

    ……

    ……

    “早则今年的年底,迟则明年的新春,阿爹和柳兰芝的神魂会换回来。”

    昏暗的洞窟里,喂鱼的小船顺着水飘荡。

    裴如昔泡在水里,拿着金镶玉牌细细看了两刻钟,推测出再次向它许愿的时间。

    此玉牌原本像劣质的假玉,被她放在灵泉的泉眼附近滋养一段时间,玉质较之前好了三分,上面的符文也多出一分玄妙的气息。

    裴如昔猜测,它在达成柳兰芝的愿望时耗费了能量,就像凡人爬上千仞高山,会累得半死不活,玉牌也被许愿累成不值钱的杂物。疲惫的凡人吃一顿饭能恢复过来,玉牌补充了能量也能变得光鲜靓丽。

    想到这里,她沉入水下,把玉牌放在泉眼附近,继续接受滋养。

    玉牌在变化,灵泉也在变化。

    裴如昔发现灵泉之际,灵泉的灵气不怎么多,三年过去,灵泉的灵气多了一些。

    她蹲在灵泉旁边,想用真水遁术去灵泉的源头看一看。

    下一刻,裴如昔回忆起差点被老祖宗当成小贼诛杀的经历,说:“我现在太弱,筑基了再探究竟吧。”

    她忍住作死的冲动,变蹲为坐,运转心法吐纳灵气。

    水中鱼被引来,受阻于禁制外,无法与她接触,只好绕着禁制游弋。

    半个时辰后,裴如昔的灵力全部恢复,心念一动,施展神通去林氏祖宅观察林永森,但林永森不在家里。

    正对着林永森卧房的缸里,一团稀薄的水雾缓缓飘起来,接近窗户上的禁制,一点点地渗透进去。水雾飘到林永森的云床,投入云床床头的瓶子,与瓶子里的天河净水混在一起。

    林永森的实力她已经摸清楚,是时候动手了。

    裴如昔耐心地等待了半个夜晚,总算等到林永森回家,用真水天眼感知到他坐在云床上。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  |  小说推荐  |  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都市言情  |  历史军事  |  网游竞技  |  科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