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养你不如养条狗

小说:女配一心修仙 作者:程有
    长辈在等待?

    裴如昔捏着纸鹤传讯符的一边翅膀,扬手撒下特殊灵力满足水中的鱼,另一只手握着灵石吐纳灵气,感到纳闷。

    有什么事非要小辈到场才能决定?

    婚事?多半不是,她的婚事,他们不需要过问她也能决定。

    瞎猜无用,裴如昔停止喂鱼,驾着船靠岸。

    莹姑的石屋就在岸边,屋前种了葡萄,莹姑正躺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聆听乐曲。传出乐曲的东西叫留音玉,外形、大小如倒扣的碗,上面有九个窍穴,能记录、播放声音。

    珍宝楼的留音玉售价九十八块灵石一个,非常贵,裴如昔舍不得掏钱买它买来听歌。

    “怎么回到岸上了?”莹姑的声音随着乐曲飘过来。

    “宗族叫我去祠堂的大厅,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族长和三叔、四叔都在等我。”裴如昔将传讯符给莹姑。

    莹姑关闭留音玉,看了传讯符的内容,说道:“你阿爹有事闭关,我陪你去一趟宗族祠堂吧。”

    她把留音玉放进储物袋,手一招,石屋的门自动掩上。

    裴如昔很自觉地跟在莹姑身后,说:“麻烦您了。”

    莹姑道:“不麻烦。”

    裴如昔不擅长交际,不知道怎么把话题延续下去,沉默着想了又想,认为自己要答谢莹姑。至于怎么答谢她,视情况而定。

    祖宅面积极大,从鱼塘去祠堂要步行许久,不过祖宅里有代步的小型兽车。裴如昔和莹姑坐在车厢里,莹姑侧头看她,说道:“你白天教训了几个不听话的孩子,也许是那几个孩子找长辈哭诉,指责你欺负他们。”

    裴如昔也想到这个可能,不过……

    她不解地问:“小孩子之间的矛盾能惊动族长?”

    莹姑:“不知道。”

    兽车将两人送到祠堂,裴如昔走向大厅,看见厅里站着裴三叔、裴金盛等人,白天被她教训的几个少年也在大厅里。

    她教训了五个人,这里有三个,一个是裴三叔的儿子裴瀚,一个是裴四叔的儿子裴印,一个是裴金盛的儿子裴通。他们见了她,有的躲在阿爹身后,有的露出快意神色,等着看她被长辈责罚,有的又想看她倒霉又怕她记恨自己。

    裴如昔略过三少年,望向今年元月初一被她剃光头的裴金盛。

    大晚上的,此人没有戴帽子,他戴着假发,把自己伪装得和全部头发束在冠里的裴三叔差不多。似是察觉到她的目光在自己脑袋停留,裴金盛丢出两记眼刀,被她勾动了怒气。

    裴如昔没有兴趣和瞪眼,移开目光,注视着坐着的族长,按照礼仪的要求问好。

    族长接受了她的问好,说:“如昔侄女,你喂过鱼了?”

    裴如昔:“还没有喂饱。”

    族长看着莹姑,道:“莹姑,你回鱼塘帮她喂鱼。”

    莹姑没有走,“鱼是如昔养的,我不会帮她喂。”又说,“你是族长,也是我的堂侄,何以不向我问好?”

    族长咳了一声,绕开她问的问题,对裴如昔说:“裴瀚三人认为你欺凌他们,请我为他们主持公道。我刚才听他们说了事情的经过,觉得你确实有欺负他们的嫌疑……”

    “稍等。”

    裴如昔在等族长把话说完,莹姑出声打断族长的话,道:“裴瀚三人说了什么?我没听到,如昔也没有听到,你让他们再说一遍。”

    族长敬她是长辈,她不敬他是族长,他不悦地道:“裴莹莹,这里是祠堂。你的辈分比我高,可是你不能在这里放肆。”

    这次是裴如昔出声,“族长,依照我们裴氏宗族的宗法,我被裴瀚三人诬蔑欺负他们,我有权要求和他们对质。”

    “对质就对质,谁怕谁!”裴瀚说。

    不想对质的族长看了他一眼,不耐烦地摆手:“那就赶紧对质!”

    裴瀚自以为族长站在自己这边,负着手踱着步走到裴如昔跟前,微微低头营造一种仿佛在俯视她的感觉,说:“林氏宗族的人欺负我们,我报复他们,你却认为我不应该报复他们,施展法术将我教训一顿,告诫我不要再犯,你可真有能耐。”

    “白眼狼!”裴三叔怒骂,“吃里扒外,养你不如养条狗。”

    “你不参与对质,请你住嘴。”裴如昔不喜欢挨骂,扬手甩出一道光。

    只听得嗖地一下,光芒飞进裴三叔的嘴巴,将他禁言,使得他无法用嘴巴发出任何声音。

    论修为,裴三叔比裴如昔高一个小境界,可裴如昔能击杀林永森,裴三叔养尊处优,上次和别人斗法已经是七八年前的旧事。

    他说不出话,张着嘴,满面怒色,想施展法术攻击裴如昔。然而裴如昔戴着额饰,不怕他攻击,给了他禁言术便不管他。莹姑注意到裴三叔,先他一步完成法术,将他困在藤蔓编织的牢笼。

    裴金盛默默地退后,暗中提防莹姑和施法速度极快的裴如昔,免得落得被禁言、被关进笼子的下场。

    看热闹的裴四叔也退后了。

    歪在椅子上的族长猛地坐正,手放在护身符上。

    裴如昔修炼到炼气十层还不到半年,居然能禁言裴三叔??

    却说裴三叔的儿子裴瀚,听到阿爹骂裴如昔白眼狼,他咧开嘴嘲笑,转眼间阿爹不仅被强行闭嘴,还受困于藤蔓牢笼,他目瞪口呆。

    “阿爹!”

    裴瀚下意识地扑向藤蔓牢笼,要救阿爹。

    可是他距离牢笼还有三尺,藤蔓灵活地向他伸来,吓得他刷刷退后两丈,惊慌失措地叫道:“阿爹!这藤蔓要捆我!”

    被禁言的他阿爹没法教他怎么做,藤蔓牢笼不住摇晃,里面的人始终出不来。

    相较莹姑,裴三叔的实力太差,被关进笼子之后毫无反击之力。

    裴瀚更不是莹姑的对手,不敢出手。

    他畏惧地望了望莹姑,指着莹姑大声说道:“族长,她欺负我的阿爹!”

    莹姑懒得理他。

    族长面对裴三叔被关牢笼的局面,感到头疼,揉了揉太阳穴,说:“莹姑,你放开三弟。”

    莹姑:“我担心他再次偷袭如昔,不想放开他。”

    她让藤蔓牢笼敞开一扇小窗,窗里是裴三叔的脸,表情难堪到极点,恨不得自己立即消失不见。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