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我何必待他仁慈

小说:女配一心修仙 作者:程有
    族长裴金伦大约是真心喜爱小妾,芝芝的信寄出去不到半天,裴金伦就派人将法器库房的册子送到秀园给裴向荣。“裴向荣”不能见外人,梁佳楠塞了灵石给裴金伦的人,拿到册子。

    她将自己和十三叔公做的册子与库房的做对比,一件一件法器地排查,最终得出结果:

    十三叔公果真口蜜腹剑。

    此人表面上友好,暗地里挖了一口大坑,正等着她跳下来摔得头破血流。

    库房的册子记录了一套法器,其名迷行旗,由九面一阶从旗和三面二阶主旗组成。九位炼气初期修士各执一面从旗,三位炼气中期修士各执一面主旗,十二人配合,可困杀大部分二阶妖兽,筑基期的三阶妖兽也能困住一会儿。

    十三叔公为了坑害梁佳楠,把五面一阶从旗混在需要收拾的法器中,建议她重新炼制这五面攻击力不足的旗子。

    如果梁佳楠听从建议,改迷行旗为飓风旗或雾蚀旗,被改的旗子将不能配合主旗困杀妖兽,迷行旗等于半废。到时候,宗族必定问罪,无论她是否知晓迷行旗原来是一套法器,她毁了迷行旗都是无法辩驳的事实。

    “怎样?”芝芝观察梁佳楠的脸色,拿过两份册子看了看,“咦?这五面旗子是迷行旗拆分出来的?”

    “对,老东西想用拆分的迷行旗从旗算计我。”梁佳楠灌了自己一杯茶压惊,看着芝芝搁在桌子上的册子,心情不知是愤怒还是失望,“我自问没有对他不敬,他让我做的事情我从未敷衍,何以他这般害我?”

    梁佳楠猜到十三叔公不安好心。

    看见证据之前,她怀着侥幸,希望十三叔公分得清公私。纵然双方存在矛盾,互相看不顺眼,也能把宗族交给器坊的任务做好。

    可是十三叔公比她想象的更卑劣,她茫然地问芝芝:

    “他怎么能用损害宗族利益的方式对付我?”

    “在他看来,你的炼器天赋比他儿子好,也比他更好。他担心你会威胁到他的地位,抢走他在器坊的权力,夺走宗族给予他的种种优待。”

    芝芝用司空见惯的口吻说:“人大多如此,自己比不得别人优秀,便有意无意地针对别人。”

    梁佳楠道:“我是嫁进裴氏宗族的外姓人,就算成为二阶炼器师,也不可能取得比他更高的地位。”

    芝芝说:“他的长处全在炼器天赋上,目光短浅,还喜欢以己度人。他卑劣,便觉得别人都是卑劣的,要抢在别人针对自己前下手。别讨论他了,你跟我去主院,我拿留影镜给你。你用留影镜记录他建议你改迷行旗为飓风旗、雾毒旗的话,捏住他把柄,他便老实了。”

    梁佳楠:“如果他怀恨在心,想杀我呢?”

    芝芝轻笑一声,反问道:“你是昔昔的母亲,是裴向荣的正室夫人,他怎么有胆量动你?”

    按照芝芝做的计划,梁佳楠取得十三叔公的把柄。

    十三叔公受到她威胁,声吞气忍,安排儿子和她一起收拾要收拾的法器。梁佳楠学习炼器的时日不如他父子俩,边收拾法器边借鉴父子俩的经验,意在提高自己的炼器水平。

    跟别人比不明智,跟自己比常常能比赢:今天我学会新的炼器技巧,较昨天有进步。

    六月下旬时,裴如昔想起梁佳楠与十三叔公之间的暗潮,问:“阿娘,十三叔公最近有没有针对你?”

    梁佳楠信任裴如昔更甚于信任芝芝,将识破十三叔公的算计、拿捏他把柄的过程详细说来,道:“他想把他的把柄拿回去,我不给他,他买通了我的梳头丫鬟,想偷留影镜。梳头丫鬟你见过,她是凡人,我信任她的品行,把首饰盒的钥匙给她。”

    “她拿钥匙拿了好几年,我首饰盒里的首饰从未有过失窃。

    “前些天,我如常叫她梳头,听到她的心跳比平时快,身上还出了不少冷汗。

    “我疑她生病,可她不像生病。我假意出门,用黑烟遁地术回到屋子里,看到她翻我的东西。有些东西我布置了禁制,她用破禁符撕开禁制,又用消声符阻绝禁制被触碰时发出的预警声。”

    梳头丫鬟被抓住了,梁佳楠对她用刑,她受不住,吐出偷窃的真相。

    只是,梁佳楠关了她一夜,未想好是发卖她还是用别的方式罚她,她便中毒身亡。

    梁佳楠说:“十三叔给她下了毒。她偷到留影镜会死,偷不到也会死。”

    裴如昔默然。

    过了一会儿,裴如昔说:“十三叔公如毒蛇,你稍有放松,他会咬你一口。”

    梁佳楠道:“他是二阶炼器师,我把他算计我的证据拿去给族长看,族长会偏袒他,不会严惩。”

    把证据拿给老祖宗看,老祖宗同样会留着十三叔公,最严厉的惩罚估计是把十三叔公关起来炼器,不给报酬。

    除非十三叔公不能炼器,失去价值,族长和老祖宗才会严惩他。

    出于关心母亲的心,裴如昔问:“阿娘,你如何对付他?”

    梁佳楠不认为留影镜能使得十三叔公老实安分,道:“我怀疑他偷偷卖器坊的炼器材料中饱私囊,只要我找到证据,他便翻不了身。”

    “证据找得怎样?”裴如昔思忖着自己或许能帮上忙。

    “他……”梁佳楠迟疑着说,“昔昔,他和矿山的人走得近,可能矿山也瞒着宗族擅自卖矿石。另外,你的阿爹管着器坊,以他的精明,不可能发现不了十三叔做的事。”

    裴如昔懂了梁佳楠的暗示,道:“你的意思是,假使十三叔公偷卖炼器材料,阿爹默许甚至参与到这件事里面去?”

    梁佳楠:“有怀疑,具体如何我不清楚。”

    裴如昔往下想,说:“阿爹支持你找证据扳倒十三叔公吗?”

    梁佳楠道:“他让我放弃此事。可是十三叔公不倒,我要时时防备他,那会导致我修炼分心,炼器也不能做到专心致志。”

    裴如昔:“你是放弃还是坚持下去?”

    梁佳楠:“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我已与十三叔交恶,他拒绝和解,我何必待他仁慈?”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排行  |  猫飞小说网  |  五洲书画网  |  河南新闻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