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江湖便是人情世故

小说:剑观山河 作者:惊雀鸦
    一番豪言壮语却没人来捧场的逍遥道人耐不住尴尬,转而孤芳自赏:“没想到老道我还埋藏这一手吧?说实话我也没想到自己还有练剑的天赋,早知道年轻时候说什么都要从剑开始。那样的话指不定逍遥后面就要冠以剑仙二字,听上去可比道人气派多了。”

    玉皇阁主眯起眼睛,恰到好处的拆台道:“怎么?任你练剑练出名堂,不是道人,而是剑仙又如何?当真能胜的过我?”

    逍遥道人有这自知之明,摇了摇头。

    他的杀力虽然不俗却也只在同境之争中,若两人仍旧身处大宗师境界,最多也就是谁也奈何不了谁。可如今对方真的又向前迈出一步,自己便确实不敌了。

    修行路上如同那庙堂上的官禄经相仿,官大一级压死人,其实他又何尝不是如此。江湖上万万没有浪潮越来越低的道理,玉皇阁主这个小辈超过他理所当然。而诸葛尘超过那一向自命不凡惹人厌的玉皇阁主也是早晚的事,毕竟那可是杀力太过惊人的妖孽。

    想到这里,他把目光放在了诸葛尘的身上,隔空喊道:“诸葛少侠帮老道一把,这玉皇阁主我真对付不了啊!咱俩如今好歹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

    在场的都是大宗师,传音与否用处不大,反正几人都能听见,倒不如坦诚些。

    诸葛尘伸出一根手指,朗声说道:“总得拿点东西出来吧?”

    逍遥道人目光阴晴不定,不过这样也好,市侩起来总归不是坏事。要真是不拿些什么,他反而不安心。只是对于那伸出的一根手指,他有些摸不准。

    因而想了又想的他才说道:“一座天山,够不够?只要你能拦下玉皇阁主,一切好说!”

    说完,他露出肉痛的表情。乖乖,那可是自己经营近百年的家底啊,这么拱手相让还真舍不得。只是形势逼死人,落在自己看上眼的诸葛尘手中,总比被玉皇阁主强行掠夺去来恶心自己好。

    哪知诸葛尘的下一句惊住了在场的所有人:“用不着,一件白衫,够了!”

    相处不久,其实逍遥道人差不多摸清了对方的秉性,大概便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的君子气概。不过这胃口也太小了,一件白衫便让对方这么为自己出力。倒弄的他有些不好意思了,不过,他喜欢。

    玉皇阁主更是诧异,敢情如今的江湖上还真有萍水相逢便可为对方两肋插刀的意气人?别说现在身居高位的自己,哪怕是那个最为鲁莽的少年时期,这种稳赚不赔的买卖他也不干。

    读书人更是咧开嘴角无言以对,好半天才憋出四个字,善财童子。

    诸葛尘对此不置可否,反观逍遥道人乐开了花,也不管玉皇阁主是否阻拦,直接来到诸葛尘的身边使了个眼色说道:“这边就交给我吧,他玉皇阁主我对付不了,收拾这么个离经叛道的读书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读书人呵呵冷笑,并不出言反驳。

    等到诸葛尘正要迈开步子时,逍遥道人扯了一下他的衣角,小声叮嘱道:“玉皇阁主修为比我还要高些,也比我更难对付,真有信心?”

    “没有。”诸葛尘摇了摇头,回答的干脆利落:“可总得打过了才知道。”

    逍遥道人重重拍了一下少年肩膀,竟然有些无言。到最后那句话仍是没说出口,只是目送着对方扶摇而起,拔高到与玉皇阁主平起平坐的高度。

    江湖虽大,人当然茫茫无尽。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道理大家都懂,可总有那么些人,仅仅按着自己的本心做事。在外人眼中傻则傻矣,可到底,如久旱甘霖,沁人心脾。

    而少年,便是这样令人高山仰止的谦谦君子。

    而道人最后没说出口的那句话便是,等此间事了,随我去家乡看看山茶花可好?只不过想了想,有些矫情,便没有开口。

    只希望他能熬过那个气势仍是在不断攀升的玉皇阁主,总得等到他解决了读书人才好。要真是这般如他所愿,只要他能腾出手来帮忙掠阵,那志得意满的玉皇阁主只有夹着尾巴逃跑的份。

    只是单单一个拦下,何其难也!

    就在他胡乱想着的时候,天际上的大战便毫无征兆的展开了。

    木剑与玉皇剑碰撞在一起,将整个天空渲染的五彩斑斓,哪怕是火烧云这等天象都被遮掩下去,露不出半点光辉。

    有时候修行人就是这般逆天而为,本来修长生,修自在便是倒行逆施,天道不愿意看到,所以才有那么多坎坷。

    但即便如此,仍旧有无数人前仆后继,只为争的一线之机。

    所以世人才传大道无情,可说实话又哪里是大道无情?说到底,是那些只争朝夕的修行人太过无情无义了。

    对此,逍遥道人却不认同。江湖上的生意经,虽说变数太多,可不过是礼尚往来的人情世故。

    那一本本难念的经,不过推敲人心四个字,可人心不好琢磨,而推心置腹又太难。难到他一个大宗师,都不得不随波逐流。

    因而他才对诸葛尘那般青睐有加,少年看似几近无情,可既然肯出手帮他便证明,他的处事之道与年少的自己相差不多。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可不代表是傻。

    换做别人,别说帮他直面玉皇阁主,只要不落井下石,就算是对他仁至义尽了。

    他抬头盯着已经杀到云海之上的两人,喃喃自语:“千万别死了,不然这座江河日下的江湖,就真的死气沉沉了。”

    说完这话,他便把目光放在瘫倒在地仍旧昏迷的刀客身上,又悠悠挪开,跟读书人说道:“怎样,咱俩试试?”

    也不等对方开口,手持利剑的逍遥道人身上气势直接攀至峰顶。剑气更是炸开,化作道道绵延气息,盘旋在他的周围

    云海之上,也不知道两人究竟厮杀了多少回合。

    再停下来时,诸葛尘才换的赭红长袍上已经遍布剑痕,有几道稍重的隐约可以看见血迹。

    不过玉皇阁主也并非毫发无损,他后背上的那道可怕伤痕,便是最后一次交锋中诸葛尘以伤换伤的手笔。其上剑气弥漫,正是两座巍峨山峰的磅礴剑意。

    玉皇阁主暗道了一声好小子,借着双方调整气机的间隙开口说道:“咱们二人素来无仇,犯不上为了一个萍水相逢的逍遥道人打个你死我活吧?”

    “确实犯不上。”诸葛尘回答的干脆利落,只是后一句话让人有些头大:“不过我瞧不上你。”

    玉皇阁主有些头痛,这名为诸葛尘的少年才情不错,天赋更是绝伦,只是脑子是不是有点不太好?单单瞧不上我一个理由就与人打生打死,真不像是个能活的长久的人。

    他有些吃痛于后背那道可怕的伤口,无奈说道:“真得分出生死?”

    诸葛尘先是点了点头,似乎觉得不妥便又摇了摇头说道:“也不用,只要你离开天山就好了。”

    “那不可能。”

    诸葛尘不再废话,木剑横在胸前。保持这个动作数秒,他一剑挥出,而后便是千百道如海潮般绵延不绝的剑气激荡而出,将此地搅得风云荡漾!

    之所以只是单纯挥洒剑气,不外乎是他认清了自己的优势不过是气机绵长。要是还执着于剑招玄妙,此战必是他输。倒不如单纯比拼自身底蕴,生死由命。

    玉皇阁主眯起眼睛,有些话不知从何说出口的感觉,到底被人抓住了他的软肋。论气机底蕴,他本就不占优势。若非修为再次提升,现在的输赢已经没了悬念。

    毕竟他苦修孕养出来的气机池塘里面的清水,少的可怜。平时都是与人几招之内决胜负,也用不着执着于气机。

    可如今诸葛尘强行拉着他步入的气机之争,竟然是他挣脱不出来的。气则气矣,但他实在有苦说不出。

    面对扑面而来的层层剑气,他手中的玉皇剑也跟着颤鸣,狠狠向前劈斩。流露出的剑气虽不如对方浩荡不绝,可也抵的住攻势。只是继续这样下去的话,情况对他殊为不利。

    想到这里,他目露凶光,玉皇剑也跟着剑鸣不已。像极了大漠孤雁,寂寞却孤强。

    在这一刻,玉皇阁主的速度猛然提升,突然来到诸葛尘的身后,一剑挥出,刺穿了他的胸膛。

    诸葛尘遭此猛击,面色一变,随即便是一口鲜血喷出。而面色,也变得惨白。

    逍遥阁主一击得手,本想见好就收。可诸葛尘反手抓住了玉皇剑,哪怕剑锋伤得他血肉模糊仍不松手。

    玉皇阁主不忍心放弃自己的佩剑,再说了,中了他一剑的少年不过是强弩之末,当真能够伤到他?

    可眼前的少年面色狰狞,嘴角鲜血如注,仍旧是用断断续续,却异常坚定的声音说道:“送你份大礼,起火观长安!”

    伴着诸葛尘话音刚落,周围景色变了样子。一座古老宫殿悄然浮现,而后祥和不在,反而置身火海之中!

    身处地面的逍遥道人抬头看着云海之上的火海翻腾,由衷感叹道:“此等壮景,我等见之,三生有幸也!”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  |  小说推荐  |  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都市言情  |  历史军事  |  网游竞技  |  科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