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顾盼生姿

小说:剑观山河 作者:惊雀鸦
    女子楼主听了这话被气的死咬一口银牙,莫说从她出身以来便是下一任迎凤楼楼主的显赫地位,就是一般温婉的小家碧玉遇到这么个不解风情的意中人也恨不得在对方脸上抓上几下。

    哪知道女子楼主更是果断,拿起酒杯一甩手便泼向了诸葛尘。

    也不知道白衣少年是早有准备还是神觉敏锐,不仅伸手挡下了迎面而来的酒水,还玩了一个花活。他手指带着酒水当空旋转,将分散的酒水聚成一团酒球重新送回杯中。

    在女子楼主恨恨的眼神中,他拿起酒杯仰头喝干,笑着说道:“酒水来之不易,不能这么浪费啊!”

    说完,他又亲自动手倒了一杯酒,再次如法炮制后将酒杯递到对方的眼底说道:“来一杯。”

    女子楼主怒不可遏,涨红了脸颊大喊出口:“诸葛尘,你就是就是个傻”

    “就是什么?”诸葛尘来了精神,把自己的脸凑过去,极为欠打的说道。

    “就是个傻子,无赖!”

    说完,女子楼主便一巴掌扇了过去。只不过这次诸葛尘没有躲开,拿脸硬接了这一掌。

    扇完这一掌,女子楼主可算出了口恶气。可心底也有些忐忑,这要是一掌扇出个老死不相往来,她得多后悔啊!

    不过诸葛尘只是揉了揉脸颊,无辜的说道:“你还真扇啊!”

    女子楼主冷哼一声说道:“是你活该。”

    从来在对付女子方面上束手无策的诸葛尘只能作罢,他环视四周后说道:“这是你的屋子啊?”

    女子楼主一愣,疑惑不解的说道:“你怎么猜出来的?”

    诸葛尘挑起眉毛,拿手指了指被晾在屋顶处的亵衣“喏。你也真是的,带着我进到你的闺房也就罢了,干嘛不好好收拾一下。”

    女子楼主话都没说,干脆闭起眼睛又给了诸葛尘一巴掌。

    白衣少年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说道:“抱歉,我不是有意调侃你的。”说完便埋下头来,一门心思喝酒。

    女子楼主走过去将亵衣摘下,放在了自己的柜子中。等她走回来时终究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惹的诸葛尘惊恐抬头,直接拿手挡住了自己的脸说道:“这回我可没说你啊!”

    那堪称倾国倾城的女子虽然冷哼一声,却是眼带笑意:“尘公子也就是修为太高,不然行走在江湖指不定要死上多少次。女子的衣物看在眼里便当作占了好处就行了,干嘛出声言语,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是最惹人厌烦的。”

    说着,她虚趴在诸葛尘的身上,继续说道,吐气如兰:“尘公子怎么这般怕奴家一个弱女子,不会是以前受过什么创伤吧!”

    诸葛尘笑而不语,倒是将女子楼主弄的没有话说。论修行天赋,她们迎凤楼的历代传人都算不上顶尖,修行也只为青春永葆,为悦己者容。可是她们在推演一途上,当真站在了江湖的巅峰。

    多少次趋吉避凶,都是先手推演,而后有备无患。

    可就是在推演上犹胜历代楼主的她,仍旧算不出身旁白衣少年的心思。只觉得他的眸子就好似那月明星稀的夜空,繁星点点,引人沉沦其中。

    不论承认与否,男女间的情爱就像一壶烈酒,有人一醉不醒,而有人独不醉。

    而那女子楼主,无疑是前者。

    她越是猜不透诸葛尘,越是想走进去一探究竟,也越是如迷途羔羊般出不去,逃不脱。

    见诸葛尘不说话,她只好自顾自的说道:“莫非是楼下那两个?同为女子,我猜的出她们的容貌自然不差,可要说能将尘公子您玩转鼓掌间,奴家真的不信。”

    说着,她取出一面小巧铜镜,理了理自己的头发,将挡住眼睛的那缕青丝藏在了耳鬓处。又拿出一盒胭脂动作轻柔的涂抹在自己的嘴上,动人心魄。

    “尘公子,这个问题可要好好回答哦,不然奴家会记仇的。”她把自己那张绝美的脸庞放在了诸葛尘的眼前,咯咯笑着问道:“您觉得我跟那对姐妹比起来,谁更美丽?”

    任凭诸葛尘想破脑袋都没有想到,那女子楼主竟然会问出这样的问题。别看她巧笑倩兮,可这个问题要是真没答好,他毫不怀疑对方会抽出剑刃抵在自己的脖子上。

    要知道这个女子楼主也是个疯丫头,只不过她跟舞衣疯的方式不同罢了。

    连迟疑片刻都没有,诸葛尘急忙回答:“你美丽,肯定是你美丽啊!”

    女子楼主嘴角勾起难以掩饰的弧度,但还是故意冷着脸嘲讽道:“看来奴家之前看错尘公子了,您这样的一看便是花丛老手,恐怕是做鬼也风流呀。”

    诸葛尘欲哭无泪,怎么说句实话都得被人冷嘲热讽。与褩门姐妹花相比,你女子楼主既然仅凭美色便能在江湖上闯出名声,当然美的不可方物。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过是套我的话罢了,干嘛做出锱铢必较的模样。

    可这些抱怨他可不敢说出口,而且女子楼主又问了一句让他头皮发麻的问题:“既然如此,我做你媳妇好不好呀?”

    面对这个问题,一瞬间诸葛尘想了许多,自以为张嘴便可口若悬河,可临到最后却只说出了干巴巴的一句话:“此话从何说起啊?”

    女子楼主白了诸葛尘一眼,刹那风情万种,连诸葛尘这样的木讷少年在这一刻都十分心动。所谓伊人,怕是也不过如此了吧。哪怕为了这一刻,从她记事开始便经过了无数的练习,可真等亲身上阵时还是有些害羞。可就是这份害羞,令她那近乎无可挑剔的姿色又增加了半分,照应的整个屋子都显得金碧辉煌。

    此等绝色,当真是顾盼生姿!

    她低下头,不去看诸葛尘,像是个为经情事的小家碧玉般用尽全身力气小声说道:“奴家对您一见钟情嗯就这么简单!”

    “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啊!”

    女子楼主轻轻扯起诸葛尘的耳朵,凑了过去。两人近乎于脸贴着脸,呼吸可闻,她像个小猫似的说道:“奴家叫苏妙曦,这下总可以了吧。”

    诸葛尘本还想说话,可却被真名叫做苏妙曦的女子楼主捂住嘴。

    想了想,诸葛尘只好作罢。

    英雄配美人,这是逍遥道人这几日一直给他灌输的道理。只不过他只当茶余饭后的玩笑话,半点没有放在心上。可如今他已经置身在温柔乡中才不得不感慨逍遥道人真是老江湖,见多识广。

    无可奈何的诸葛尘也只能选择走一步看一步,毕竟女子楼主这般貌美,自己真要对她生出了感情,也不见得是什么坏事

    迎凤楼三楼的一间屋子中,逍遥道人与同他对坐的那位美妇只是饮酒,这么长的时间,只字未说。

    到底是逍遥道人耐不住寂寞,伸手就要抓住那美妇的玉手,可却被对方一下躲开。

    那美妇瞪了逍遥道人一眼,虽然瞧着面色上已经有了三分火气,可仍旧轻言细语。

    同美妇对坐的逍遥道人一反常态,不仅不劝美妇喝酒,反而一个劲的说道:“你少喝点,挺大个人也不知道养生。”

    美妇白了一眼逍遥道人,虽说没有苏妙曦那般风情万种,可上了年纪的她仍旧别有一番风味:“逍遥,咱们两人虽然有笔买卖在中间维系关系,但也不要把自己当成熟人。那一代的江湖中我的命定之人可不是你,要不是我实在杀不掉你,咱们二人早就玉石俱焚了。”

    “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多伤人心。”逍遥道人饮了一杯酒,贼心不死的又想捉住美妇的玉手,可却被其毫不客气的伸手打开:“就拿这笔买卖来说,自从我知道诸葛小子的生辰八字与你们迎凤楼肯定有缘后便飞雁传书,将这个消息告诉了你,而且自己更是带着他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你拍着良心说,没有我,你们能够得偿所愿?”

    美妇拿起玉盘里的一枚棋子糕,放入嘴中后含糊不清的说道:“一码归一码,谁知道那白衣少年是不是像你说的那么玄乎。他真杀掉了玉皇阁主?”

    逍遥道人点了点头,肯定的说道:“那还能有假?!”

    美妇将信将疑,玉皇阁主的修为杀力有目共睹,不然也做不成十年前血洗半座江湖纳为己用的狂妄事。可就是这么个不可一世的大宗师却败在了一个少年的手里,美妇不是不信。只是这少年不仅同曦丫头是生辰八字上注定喜结连理的命定之人,而且还恰好遇到了与迎凤楼关系匪浅的逍遥道人,这才不得不让她深思。

    天底下当真有这么巧的事情?

    所以她才问了一句:“那既然白衣少年杀力通天,你又是怎么将他带在自己身边的?以你的脾性,当真会以身涉险?”

    逍遥道人呵呵笑着,拿捏起了强调。不仅面色突然变得正经起来,而且声如洪钟:“因为我是那小子的压胜之人嘛,他哪里敢不听我的话。我跟你说,那小子看似”

    他话音未落,便有一道身影砸破地板从下窜出。

    逍遥道人定睛一看,正是身着白衣的诸葛尘,而他的背上正挂着那当今的迎凤楼楼主,苏妙曦。

    只不过看诸葛尘无奈的神色,背着苏妙曦想来不是他的本意吧。

    方才正在二楼喝酒时,诸葛尘便隐约听见了逍遥道人的胡言乱语。本来他对于道人谎称是自己的压胜之人并无意见,只是对方仍要继续说些瞎话,他才露面。

    只见白衣少年眯起眼睛,笑着说道:“我这小子看似如何啊?压胜之人。”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  |  小说推荐  |  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都市言情  |  历史军事  |  网游竞技  |  科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