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七章 竹篮而已

小说:剑观山河 作者:惊雀鸦
    诸葛尘皱起眉头说道:“什么?你慢点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一旁的九尾妖狐所化作的女子也递来一杯酒,而后善解人意的说道:“先歇一会再说吧,也不急这一时。”

    等到王大雪终于不再气喘吁吁的时候,他便开口说道:“是这么一回事,昨夜你们凶兽一族不是为我举办了一场晚宴吗。晚宴结束之后我也睡不着,便在领地中闲逛,结果我也不认识路,便去往了后山。没想到刚到那里,便听见有声音在密谋着什么。我继续听下去,没想到竟然是想要覆灭你们这一脉!而且言语中还提到了尘哥你,说是只要你这位少主胆敢干涉,就一并让你也跟着身死道消!而且那个去通风报信的凶兽,正是昨天那头陪着我们前来此处的老虎!”

    诸葛尘听后,冷笑着说道:“真没想到,你们这凶兽一族的关系还挺复杂,像极了人类间的势力纷争。”

    “这就是昨夜我想跟诸葛你说的事情了。”说到这里,柠黎还有些难以察觉的脸红:“只不过喝了太多酒,就把正事给忘了个一干二净了。”

    王大雪听到这话,心思又活泛起来了,他传音给诸葛尘说道:“厉害啊,尘哥!这么以为美若天仙的女子也是见你误终生,真是让小弟佩服的五体投地。”

    诸葛尘赶紧说道:“别瞎说,她听的见。”

    九尾妖狐一族本就善于“察言观色”,而且直指修行人的本心。例如这种传音,对于柠黎而言,可以听的一清二楚。

    果不其然,柠黎冷笑着望向诸葛尘,转身走回了餐桌旁,屈膝坐在了椅子上。

    诸葛尘也没搞清楚这突如其来的冷漠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只好瞪了王大雪一眼,示意他嘴上留一个把门的,便带着他去向餐桌就坐。

    诸葛尘试探性的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柠黎也不是那种不饶人的女子,更何况也不是什么让人难以原谅的大事,想了想便开口说道:“大概的情况就像现在你所听到的那样,我们凶兽一族撇开种族支脉不提,现如今则是分为两方。其实自圣人虽然死后,却留有残魂在此,我们就已经是貌合神离了。可碍于圣人坐镇一次,也就隐忍不发。可就在之前圣人真正的身死道消之后,短短数日,我们便撕破了脸皮。你所遇到的灰狼与雄鹿所带领出去的兽潮,本该是作为先头部队厮杀大战的,只不过遇到了你,这早就谋划好的一切也就不了了之了。只是我没想到我的那个姐姐竟然会下作到这等地步,要以这种阴损手段取得胜利。”

    “姐姐?”诸葛尘疑惑问道。

    “没错,九尾妖狐一脉其实有两人幸存。一是我

    柠黎,二是她柠霜。”女子喟叹一声,疲惫的趴在桌子上,细如蚊声的说道:“我们姐妹二人当初在天上天被圣人救走之后便一直沉睡在这洞府之中,所以时至今日,我仍就算是处于少女时期。我的姐姐长我百岁,境界杀力也比我高,所以她的野心极大。想要真正统领整座洞府,以此为根基,恢复九尾妖狐一族的荣光。”

    诸葛尘开口说道:“这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瞧着你好像忧心忡忡的样子。”

    柠黎苦笑着回答道:“同你说句实话,姐姐她真正的目的,是想要杀了我。”

    呆在一旁,一直没敢搭腔的王大雪被震惊的无以复加。瞧着样子,他与尘哥两人好似是被卷入了一场家族纷争。只不过这场纷争的结局,会决定凶兽一族的走向罢了。

    虽然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可复杂到同甘共苦,更是经历生死过后的兄妹相残,他倒是第一次见到。

    果然应了那句古话,活到老学到老。

    柠黎望着面前的酒壶,直接拿在手中,猛的灌进自己的喉咙中。

    诸葛尘将酒壶抢下,开口说道:“喝酒也不是这么喝的,这东西用来浇愁,可就适得其反了。”

    本就不胜酒力的柠黎明显有了几分醉意,她看着面前的诸葛尘,小声说道:“少主本来这件事我是不打算告诉你的。可赶到这了,既然你的朋友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好继续瞒下去了。”

    诸葛尘开口说道:“事发突然,没事的。”

    王大雪看着似乎马上就要推心置腹的两人,识趣的关门退了出去。

    怎么尘哥的桃花运就一直不断?

    这才是他一直没想明白的问题,可接下去一想到还在等着自己的王姑娘,旋即他也就释然了。

    有两人如此,还需欲何求?

    诸葛尘为自己倒了半杯酒,饮入腹中,就如同火烧一般。

    没办法,他的伤势距离痊愈还得一段时间,昨夜饮酒已是破例。可想一想相依为命的两姐妹反目成仇,再看看身边这个哭的让人心疼的女子,诸葛尘觉得还是那杯中酒好。

    大不了一醉方休。

    柠黎甩了甩披散在肩上的秀发,还想着从诸葛尘的手中夺过酒壶,却被早就察觉的白衣少年躲开。

    “你给我。”柠黎开口说道。

    诸葛尘摇了摇头:“我也想给,可惜实属不能啊!不管怎么说,我如今也算得上洞府之中的少主,你们姐妹的家事我不愿去管。说句难听的,谁生谁死都一样。可其它的凶兽是无辜的,若是因为你们九尾妖狐一族的内战而遭受灭顶之灾,我看不下去。”

    柠黎反问道:“那你想怎样?”

    诸葛尘思索片刻,坚定说道:“我想阻止你们,再不济,也不能让你姐姐杀了你。”

    柠黎开口问道:“为什么?”

    “不为什么。”诸葛尘回答道:“我这人性子奇怪,看不得所识受苦蒙屈,也见不惯手足相残。儒家总说修行人的世界其实简单,缺什么便想要得到什么,也许这就能解释的清了吧!”

    他站起身来,走到门前,回头望去说道:“所以现在的你才更应该振作起来,而不是找酒求醉,想着这样就能获得解脱。”

    “你要去干什么?”柠黎问道。

    “那头老虎既然有心杀了我,那我就得先下手为强,让他清楚自己得罪了一个怎样的人。”白衣少年顿了顿,才继续说道:“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其实我的境界已经恢复了大半。”

    柠黎不解的问道:“才大半而已?我那姐姐可是竹篮打水的境界,即便你是全盛状态,又能如何?”

    诸葛尘心意一动,三辰剑飞掠而出,飘荡在他的周身:“竹篮而已,杀她如屠狗!”

    说罢,他便转身离去。

    柠黎嗅了嗅,那是竹篮打水的气息

    诸葛尘出了柠黎的住处,仍旧拄着那根木杖缓步前进着。

    沿途遇到的每一名凶兽都恭敬的说了一声少主,而诸葛尘也微笑着致意,并向它们打听那头老虎的住处。

    等到四下无人之时,他一掠向天,直奔老虎的住处而去。

    此时的老虎正躺在自己的洞穴之中睡觉,鼾声如雷。诸葛尘大踏步的走山前去,递出一拳,直接将老虎轰在墙壁之上。而后进步上拳,将其打瘫在地。

    老虎忍下心头恶气,开口问道:“少主,你这是要干什么?不由分说递出两拳,真当老虎我没脾气?”

    诸葛尘眯起眼睛,笑着说道:“我要干什么?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你要干什么?”

    老虎装作不明所以的样子。

    诸葛尘继续说道:“昨夜,后山,想清楚没有?”

    老虎也知事情败露,便嘿嘿笑着说道:“还真是地府无门你自来啊!少主,有些事情,还是不知道为好?”

    诸葛尘反问道:“是吗?”

    (本章完)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 联系邮箱:81691069qq.com html友情代码示例
友情链接:   玄幻小说推荐  |  玄幻小说  |  小说推荐  |  免费小说  |  武侠修真  |  都市言情  |  历史军事  |  网游竞技  |  科幻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