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小说网 > 武侠仙侠 > 大神别笑 > 第7章 妈!我回来啦!

第7章 妈!我回来啦!

    肖武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回忆今晚的遭遇,肖武就想让全衮真的滚。可是自己这小厮也算是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亲近之人,而且看对方极尽讨好的样子又有些不忍心。今晚的三千两债务实在不好意思拖欠,没办法只得采取压人**。当然不能把全衮压在那儿,全衮卖了都不值三千两。肖武只能把自己压在那儿,让全衮回家去找管家拿钱。管家只得去找了张兰英,领了银票直奔酒楼。

    肖武担心自己刚把人家儿子替换了就又惹得这便宜老妈生气,问管家道,“母亲可是生气了?”

    管家却一笑,“夫人说,这小子不去青楼,也算是长进了。”

    神特么长进了!肖武暗自腹诽,这当娘的到底什么心态啊!

    默默回到家,总觉得缺点什么。想起平日回家总会大喊一声“妈,我回来啦。”现在自己独住一个院子,却不知道父母的卧房在哪。喊了全衮让带着去张兰英处。

    却是今天一天折腾,父亲肖子成朝中事务耽搁不少,连夜回去内阁处理公务了,只有张兰英人在卧室之中。

    肖武让全衮回去休息,自己敲了敲门。一时话在嘴边,又觉得有点喊不出来。

    “香儿吗?不必伺候,回去歇息吧。”张兰英以为是丫鬟香儿,“今晚少爷要回来睡,你安顿厨房给炖些解酒汤,肖方说他今天与人喝了不少酒。”肖方是管家的名字。

    肖武眼圈有点红,也许在地球的妈妈也正在为自己流泪吧。既然回不去……他整理心情,“妈,我回来了。”说完之后好似整个人都放松了些。

    噼里啪啦的响声,屋中掌了灯,而后脚步声响起,门豁然打开。张兰英略有疏散的发髻,披着一件外衣,其内还是一身丝绸睡衣,她眼中写满了惊喜。“武儿……”她喊了一声,又似是想起了什么,将门关住。“武儿稍待,为娘换身衣服。”这个地方就像中国的古代,士大夫更重礼仪,母子之间也不得衣冠不整相见。

    “妈,不用,我就过来跟您说一声我回来了。”肖武说完就转身要走。

    前后不过片刻功夫,却见房门再开。“武儿……”张兰英有些哽咽,却是衣袍草草的穿在身上。

    “妈。”在这月色下,张兰英的面容有些模糊。这在肖武的眼中更像是自己在地球的母亲,她们长得相似极了,可肖武知道家乡的母亲已经满头白发,更因为生活艰苦而面色沧桑。张兰英却不过三十余岁,更是保养得法,看着就像是自己母亲年轻的样子。肖武看着略显模糊的面容,好似穿越了千万里星途,见到了在地球家乡的母亲。“妈~!”肖武眼睛湿润,又喊了一声。

    “我的儿子!”张兰英一步跨出房门,把高大的肖武抱在怀里。肖武不得不把自己的身子放的低些,他一米八的大个子让张兰英显得瘦小。“你多久没好好喊妈妈了!我的儿子,我的武儿。”张兰英说着,眼泪扑簌簌的流下。

    肖武心中柔软,更兼得被张兰英勾动泪腺,“妈,我回来了。”他的泪水也在眼中打转。

    “回来就好!”张兰英泣道,“我的武儿一定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妈,武儿可能回不来了。”肖武一把抱住张兰英,把头压在她的肩膀上。“妈,武儿怕回不来了啊!”

    张兰英把肖武抱的紧紧的,“武儿不怕,有妈在!我的武儿是天下第一的好男儿,一定是的!”

    两人说的并不是一件事,也不是一个人。可是这一刻却仿佛真正的母子。肖武一下明白了张兰英的内心,而张兰英仿佛也明白了肖武的孤独。虽然误会,却也是亲情。

    ……

    丫鬟香儿端来醒酒汤的时候,肖武已经坐在张兰英的卧房里与她聊着天了。

    张兰英讲着肖武小时候的聪慧,讲着他的异于常人的才华。可那些也不过是走路走的比别的孩子早,会自己穿衣服,会多背几首古诗等诸般小事。

    肖武耐心的听着,听着别人的母亲讲着别人小时候的故事。却觉得这个母亲就像他自己的母亲一样,那么深爱着自己的儿子,那么相信着自己的儿子。“母亲,我以前是不是很混蛋?”肖武逐渐适应了这个世界的称谓,孩子大了则呼母亲,儿时才呼妈妈。

    可张兰英眼中却有一丝失望,“其实自家里,喊妈妈也好。”

    肖武一笑,“妈!”

    “嗯!”张兰英一笑。“这醒酒汤喝了吧。”而后慢慢的开始说起来,“你去青楼我是知道的,可是京中权贵子弟大抵如此,我想拦却拦不住。你后来胡闹,我想叫你父亲去寻你,可你父亲整日里忙着朝中大事,脱不开身。我一女子之身,如何去得青楼楚馆。唉,也是为娘的没教好你。”

    “妈,是肖武不争气。”他说的是另一个肖武。

    张兰英伸手摸了一下儿子的头,“当时妈就想,我的儿子是那么聪明,他怎么可能不懂呢?有一天,他自己会懂得,会回来的。”而后她又轻轻一笑,“你昏迷了整月,娘以为你睁不开眼了。不过老天有眼,我还是见到了我的儿子,见到了我的儿子,他回来了!”

    “妈!放心吧,我不胡闹了。”肖武保证道。

    “嗯。妈知道。今天这不就去酒楼了么?”

    肖武尴尬,这酒楼的事儿能不提吗?这算个毛蛋进步啊!

    聊了许久,直到张兰英打了个哈欠。却还抓着肖武的手不放,好似这儿子就会跑了似的。肖武则任她抓着唠叨,仿佛听到自己家乡的老母亲在催促他赶紧结婚生子一般。

    肖武站起身,扶住张兰英的背脊,“妈,你睡吧。明天一早,我过来陪您一起吃早餐。”吃早餐,这是他自从工作后就很少能跟母亲共同做的事情了。

    张兰英在肖武的搀扶下缓缓的走到床前,“武儿也早些休息,卧床整月,身体总要养好了才行。”

    ……

    回到自己院中,皓月当空,华盖般的大树下有斑驳的月影。肖武看着那与地球上并无二致的月亮心中一片空灵。

    “是时候该修行了吧?”他自失一笑,千年成仙,何时超脱仙人之境?不去管了,这路虽长,但只要我努力,总有相见之日吧!

    走回房间,在床上盘膝坐定,意念回归识海。《神功》功法再次幻化书籍出现,第一行字,“欲练神功,必先自宫”。肖武叹息,还是下不定决心啊!肖武闭上眼睛,这次他尝试去仔细思考取舍问题了。</div>
新书推荐: 三国之他们非要打种地的我 这个游戏不一般 三岁半团宝是满级老祖 穿书后我成了男主的恶毒未婚妻 洪荒之我为镇元子 未来朋友圈 偏执大佬宠妻手册 我在古代发盒饭 吾儿皆是大魔王 皇家相女开衣铺